那些得诺奖的作家,在颁奖礼上都说了些啥?

摘要: 他们说了些什么?

10-11 17:55 首页 广州购书中心

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将于近期公布,诺贝尔文学奖因其公认的影响力和权威性,成为世人最关心的一个文学奖项,所以总免不了一番竞猜和争议调侃。


每年的颁奖典礼上,如无意外情况,作家本人都会亲自领奖致辞。当那些习惯于坐在书斋里的作家走上万众瞩目的领奖台,在一个可以对全世界发声的场合,他们会说些什么呢?


鲍勃迪伦趁机推荐了影响自己最深的三本书。

莫言和多丽丝莱辛都将自己称为是“讲故事的人”。

魔幻大师马尔克斯讲述了祖国的现实苦难。

硬汉海明威认为成功的作家必然要孤寂,自己也不应该讲的太多。

加缪深情郑重地阐释了作家的光荣与本职。

福克纳坚信人类能战胜一切而永存。

......


在领奖台上,作家们的演讲没有流于形式,而是十分坦诚地交出自己。从自己的故乡讲起,从阅读的启蒙讲起,诚恳地论述文学之于人类社会的意义,写作的种种历程,内心的挣扎与期盼。在诺奖风光早已过去后,回头看获奖者的致辞,仍然会收获直击人心的鼓舞与感动。



鲍勃迪伦

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


美国摇滚民谣艺术家

代表作:blowing in the wind


    获奖致辞


当我开始自己写歌的时候,我唯一知道的辞藻就是民谣的语言,我也就使用这样的语言。


但我也有些其他的东西。我有我的主题,我的情感,和对世界的认知。我一度有过这些东西,全都是在文法学校学到的《堂吉诃德》《艾凡赫》《鲁宾逊漂流记》《格列佛游记》《双城记》,等等——文法学校的典型阅读清单,教给你一种看待生活的方式,一种对人类本性的理解,和度量世间万物的尺度。当我开始写歌的时候,这些东西都陪伴着我,它们的思想以各种有意无意的方式走进我的歌里。我想要写的歌同以往任何歌曲都不一样,而这些书的主题是至关重要的。


我在文法学校读过的书里面,有些书对我影响至深——我想专门提出其中的三本:《白鲸记》《西线无战事》和《奥德赛》。


《奥德赛》是一本伟大的书。许多作曲家在歌里引用它的主题。“返航”,“故乡的青草地”,“牧场是我家”等等。《奥德赛》也出现在我的歌里。


《西线无战事》是另一本能使我魂牵梦萦的书。《西线无战事》是一本恐怖小说。这本书就是你迷失童年、在意义纷繁世界中丢失信仰、失去对人类关注之所。你被噩梦所扰,无法逃离,被吸入死亡与疼痛的神秘漩涡。


《白鲸记》是一本引人入胜的书,其中充满了生动剧情和戏剧性的对话。这本书对你有很强的要求。它的情节非常直接,跛脚船长神秘莫测,仿佛一个活在自我世界的狂人。



莫言

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



出生于中国山东高密

“寻根文学”代表作家

代表作《红高粱》《蛙》


获奖致辞:

可能是因为我经历过长期的艰难生活,使我对人性有较为深刻的了解。我知道真正的勇敢是什么,也明白真正的悲悯是什么。我知道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难用是非善恶准确定性的朦胧地带,而这片地带,正是文学家施展才华的广阔天地。只要是准确地、生动地描写了这个充满矛盾的朦胧地带的作品,也就必然地超越了政治并具备了优秀文学的品质。


对一个作家来说,最好的说话方式是写作。我该说的话都写进了我的作品里。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,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。我希望你们能耐心地读一下我的书,当然,我没有资格强迫你们读我的书。即便你们读了我的书,我也不期望你们能改变对我的看法,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作家,能让所有的读者都喜欢他。在当今这样的时代里,更是如此。


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。因为讲故事我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。我获奖后发生了很多精彩的故事,这些故事,让我坚信真理和正义是存在的。今后的岁月里,我将继续讲我的故事。



多丽丝 · 莱辛

200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



英国女作家

代表作《金色笔记》




获奖致辞:

我们拥有语言、诗歌和历史的遗产,取之不尽的遗产。始终在这里。


我们有丰富的故事的遗产,古老的讲故事的人传下来的,我们知道他们中的某些人的名字,但有些人的名字已经失传了。讲故事的人可以不断退回到林中的一片空地,那里一对篝火燃烧,古老的萨满或巫师们载歌载舞,因为我们的故事的遗产始于火,始于魔法,始于精神世界。这就是今天它仍然被保留被承传的地方。


讲故事的人,深藏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。编故事的人,始终伴随着我们。让我们展开想象吧,我们的世界正在受到战争的蹂躏,处在我们不难想象的恐怖的威胁之下。让我们展开想象吧,洪水淹没城镇,海水呼啸上涨……但是,讲故事的人会出现在那里,因为塑造了保存了创造了我们的,正是我们的想象──不管是好是怀,都是我们的想象。在我们被撕裂、被伤害甚至被摧毁的时候,将重塑我们的,是我们的故事。讲故事的人,是编造梦幻的人,编造神话的人,是我们劫后不死的长生鸟。我们的最佳状态,就是我们最具创造性的时候。



加西亚 · 马尔克斯

198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


哥伦比亚作家、记者和社会活动家,

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代表人物。

代表作《百年孤独》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

获奖致辞:

智利这个以好客闻名的国家,竟有一百万人外逃,即占智利人口的百分之十。乌拉圭历来被认为是本大陆最文明的国家,在这个只有二百五十万人口的小国里,每五个公民中便有一人被放逐。1979年以来,萨尔瓦多的内战,几乎每二十分钟就迫使一人逃难,如果把拉美所有的流亡者和难民合在一起,便可组成一个比挪威人口还要多的国家。 


这非同寻常的现实并非写在纸上,而是与我们共存的,并且造成我们每时每刻的大量死亡,同时它也成为永不枯竭的、充满不幸与美好事物的创作源泉。而我这个游浪和思乡的哥伦比亚人,只不过是一个被命运圈定的数码而已。因为对我们最大的挑战,是我们没有足够的常规手段来让人们相信我们生活的现实。朋友们,这就是我们感到孤独的症结所在。 


虽然如此,面对压迫、掠夺和歧视,我们的回答是生活下去,任何洪水猛兽、瘟疫、饥饿、动乱,甚至数百年的战争,都不能削弱生命战胜死亡的优势。


我们感到有权利相信:着手创造一种与这种乌托邦相反的现实还为时不晚,到那时,任何人无权决定他人的生活或者死亡的方式;到那时,爱情将成为千真万确的现实,幸福将成为可能;到那时,那些命中注定成为百年孤独的家族,将最终得到在地球上永远生存的第二次机会。


欧内斯特·米勒尔·海明威

1954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

美国作家

代表作:《老人与海》

《太阳照常升起》《永别了武器》


    获奖致辞:

写作,在最成功的时候,是一种孤寂的生涯。作家的组织固然可以排遣他们的孤独,但是我怀疑它们未必能够促进作家的创作。一个在稠人广众之中成长起来的作家,自然可以免除孤苦寂寥之虑,但他的作品往往流于平庸。而一个在岑寂中独立工作的作家,假若他确实不同凡响,就必须天天面对永恒的东西,或者面对缺乏永恒的状况。
对于一个真正的作家来说,每一本书都应该成为他继续探索那些尚未到达的领域的一个新起点。他应该永远尝试去做那些从来没有人做过或者他人没有做成的事。这样他就会有幸获得成功。
如果将已经写好的作品仅仅换一种方法又重新写出来,那么文学创作就显得太轻而易举了。我们的前辈大师们留下了伟大的业绩,正因为如此,一个普通作家常被他们逼人的光辉驱赶到远离他可能到达的地方;陷于孤立无援的境地。
作为一个作家,我讲的已经太多了。作家应当把自己要说的话写下来,而不是说出来。再一次谢谢大家。

阿尔贝 · 加缪

195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

法国作家、哲学家

存在主义文学、“荒诞哲学”代表人物

代表作品:《局外人》《鼠疫》


    获奖致辞:



再理智的人,再理智的艺术家,都渴望被认可。我也不例外。


但比起自己所做的一切,这份殊荣是过于沈重了。此时此刻,就在欧洲,有许多作家,甚至是最伟大的作家,依然默默无闻、乏人问津;此时此刻,就在我出生的地方,依然不幸接连着不幸。


二十多年荒唐的历史进程中,我茫然无助,和许多同龄人一样,在时代的剧烈动荡中,仅靠一种情感模模糊糊地支撑自己:写作的光荣。


写作之所以光荣,是因为它有所承担,它承担的不仅仅是写作。它迫使我以自己的方式、凭自己的力量、和这个时代所有的人一起,承担我们共有的不幸和希望。


我这代人,生于一战之初;二十来岁时伴随早期的工业革命进程,又遭遇希特勒的暴政;随后,彷彿要让他们的经历更完美,发生了西班牙战争、二战、集中营惨剧,整个欧洲满目苍夷、狱祸四起;如今,他们又不得不在核毁灭的阴影下哺育子嗣、成就事业。没人能要求他们更乐观。我甚至主张在与之斗争的同时,要理解他们的错误。他们只是因为过度绝望才行不智之举,对时代的虚无主义趋之若鹜。


或许,每一代人都自负能重构这个世界。而我们这一代人却明白这是痴人说梦。但我们的使命也许更伟大,那就是要防止这个世界分崩离析。


阐述完作家职业的高贵,我还想藉此机会谈谈作家的本职。


除了战斗者他们没有其他头衔,他们脆弱却执着,虽得不到公正却向往公正,众目睽睽之下不卑不亢地构思,永远在痛苦与美好之间徘徊。在历史毁灭性的运动中以及其自身双重的存在中,抽丝剥茧般最终完成自己的创造。除此之外,谁又能指望从作家那里得到现成的答案和美丽的道德信条呢?


威廉 · 福克纳

194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


意识流文学在美国的代表人物

代表作《喧哗与骚动》


   获奖致辞: 

我感到这份奖赏不是授予我个人的,而是授予我的工作的,——授予我一生从 事关于人类精神的呕心沥血的工作。我从事这项工作,不是为名,更不是为利,而 是为了从人的精神中创造出一些从前不曾有过的东西。


我们今天的悲剧是我们普遍存在一种生理上的恐惧,这种恐惧存在已久,以致我们已经习惯了。现在不存在精神上的问题,唯一的问题是:我什么时候会被炸得粉身碎骨?正因如此,今天从事写作的男、女青年已经忘记了人类内心的冲突。然而,只有接触到这种内心冲突才能创作出好作品,因为这是唯一值得写、值得呕心沥血地去写的题材。


他一定要重新认识这些问题。他必须使自己明白世间最可鄙的事情莫过于恐 惧。他必须使自己永远忘却恐惧,在他的工作室里除了心底古老的真理之外,不允许任何别的东西有容身之地。没有这古老的普遍真理,任何小说都只能是昙花一 现,不会成功;这些真理就是爱情、荣誉、怜悯、自尊、同情与牺牲等感情。若是他做不到这样,他的气力终归会白费。他不是写爱情而是写情欲,他写的失败是没有人失去可贵东西的失败,他写的胜利是没有希望、更糟地是没有怜悯或同情的胜利。他不是为遍地白骨而悲伤,所以留不下深刻的痕迹。他不是在写心灵而是在写器官。


我相信人类不仅能传宗接代,而且能战胜一切而永存。人之所以不朽不是因为在动物中唯独他永远能发言,而是因为他有灵魂,有同情心、有牺牲和忍耐精神。


诗人和作家的责任就是把这些写出来。诗人和作家的特殊光荣就是去鼓舞人的斗志,使人记住过去曾经有过的光荣——人类曾有过的勇气、荣誉、希望、自尊、 同情、怜悯与牺牲精神——已达到不朽。诗人的声音不应只是人类的记录,而应是 使人类永存并得到胜利的支柱和栋梁。


ps: 以上图片源于网络

本期话题

#你最喜欢哪位作家的获奖致辞,为什么?#

我们将在留言区选取一名读者

送出精美书签一份


另外,喜欢读原著的小伙伴

千万别错过广州购书中心

负一层Newpage外文书店的

诺贝尔文学家专题展哦



首页 - 广州购书中心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