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气象台的故事I》第十三章:最后的战役

摘要: 我看到李帅一动不动站在原地,没有躲雨,也没有用手擦脸上的雨水,表情十分凝重。曾经他肥胖的身体总让我觉得是四班的累赘,但现在看来,是我以小人之心度胖子之腹……

10-11 10:45 首页 冷板凳小组



在硝烟中想起冰棒汽水的味道


和那些无所事事一整个夏天的年少


——周杰伦《最后的战役》


新兵连的每一天都过得十分充实,因此给人感觉一天特别漫长,这种漫长最初令人感到窒息。一想自己离开父母已经半个多月,新兵连训练也有两周,而离退伍还有七百多天。不敢想,一想这些就鼻子发酸。


人适应环境的能力与生俱来,没有承受不住的痛苦。当我们逐渐适应部队生活,从内心深处接受自己是一个兵的事实,如同人生游戏中的角色切换,选定某个角色之后,不仅心态甚至连思想都潜移默化的发生改变。


新兵连每一个科目,每一个动作都来源于实际部队生活,而半个月的军姿训练使我们有了不同往日的军人气质。


这天,轮到二排四班执勤,我望向正在门口执勤的战友,心情莫名的激动,因为两个小时后,我将第一次执行岗哨任务。


新兵连站岗没有配枪,执行任务相对简单,只需在营院门口的岗哨位置保持军姿或跨立,主要任务为警戒和防御。


新兵连由原导弹中队的旧仓库改建,位置偏僻,人迹罕至,除部队相关人员外没有寻常老百姓误入。因此对于万分希望背着枪为祖国放哨的我来说,难免有些遗憾。


但不管如何,站岗放哨是成为一名优秀士兵的重要标志之一,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往那儿一杵就行的。


我从二排出发,带着一种特别神圣的心情,齐步走到岗亭。看到宋义军留着鼻涕,一脸如释重负,我仿佛听到他说:“娘个腿儿,你他妈终于来了!”


我们严格按照交岗流程,相互敬礼。他转身离开,我跨步到岗,军姿站定,目视前方。整个过程,好似流水作业。我过去,他离开,我们一句话也没说。


我一个人默默站在营院门口的岗哨位置,内心波澜起伏。半个月之前,我还在家享受小资产阶级的生活,没成想现在摇身一变,居然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,正为祖国站岗放哨。实际上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,它来得太快,如梦似幻。


班长曾说:站岗执勤的时候,一定要心存正气。你想想如果这是一道国门,敌人就在一墙之外,你的责任就是保护内陆地区亲人朋友们的安全。你能够第一时间发现敌情,就为赢得战争胜利提前争取了几分钟。


一旦战争爆发,每一分钟死多少人,没人能够预估,因此岗哨这个位置特别重要。纵然现代科技发展到红外探头和雷达监测,但仍旧需要士兵站岗放哨,因为人有直觉,有责任心,这是无法用机器替代的。


我当时内心深处解读:那是因为我们便宜,与高清人工智能探头比起来,我们完全免费。一个馒头就能连续工作四小时,排泄物还能做肥料,不仅省电,还十分智能。况且那么多新兵,不用白不用。


我小心查看四周,既没有监控探头,也没有刘黑皮那双诡异的眼神,完全可以放松自己,根本无需站军姿,装模作样站两小时就有人接岗,何必那么认真。


可当我真正成为一名哨兵,一个人面对偌大一座军营,感受到班排长对我的信任,以及肩负全连战士的安危,突然所有偷懒心思全都不见了。


好似有千百双眼睛盯着我看,我不能让远方的父母和四班的战友失望,不能让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。我的内心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认真履行士兵职责,站好这一岗。


一个人怎样才能做到最好,没有对比,没有参照,只有自己的良心知道。


远远开来一辆吉普车,应该是连长从场站开完会回来。我立定站好,朝着汽车敬礼。吉普车“嘟”一声脆响,表示回礼。我恢复跨立,表情严肃。


这种好似带有神圣气息的部队仪式,一旦得到正向反馈就会让自己觉得特别有价值,从而升华了整个过程,让枯燥的行为,变得更有意义。


果然没有白站,哪怕回应自己的是汽车喇叭声。有些同志站一天也未必能有敬礼的机会,我运气还不赖。


两个小时后,四班李帅接岗,我回到二排,心情久久不能平息。第一次站岗,让我觉察到,自己的思想正在悄无声息改变,究竟是好是坏,无从辨别。


曾经的我,发展各种兴趣爱好,然后不断放弃,从没有坚持超过三天。做任何事情,有外部压力的时候,稍微努力一下,一旦没有束缚,就放任自流。遇到困难就退缩,碰到麻烦就逃避,从来没有真正把自己当做一生的朋友,反而动不动就放弃自己。


新兵连的这次站岗执勤让我明白,一个人的时候不单只有寂寞和无助,还有对目标的坚持。当内心深处有一个明确目标,即使一个人的时候也不会放松自己,而是继续完成任务,这需要坚定的信念支撑自己。


那么,倘若一个人内心有坚定的信仰,又会是一种怎么样的力量?


突然外面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,紧接着雨点儿越来越大,打得营院屋顶“噼里啪啦”,好似机枪扫射。


新兵连的第一场雨姗姗来迟,许多人冲着重庆多雨城市才来这儿当兵,这就意味着新兵连三个月训练周期将会大大缩短。


雨越下越大,班长让我拿雨衣给岗哨送去。


我看到李帅一动不动站在原地,没有躲雨,也没有用手擦脸上的雨水,表情十分凝重。曾经他肥胖的身体总让我觉得是四班的累赘,但现在看来,是我以小人之心度胖子之腹。


我带着敬佩又关心的语气问道:“这么大雨,怎么不躲躲?”


李帅半天没有反应,好一会儿才从嘴里蹦出一句话:“快,老子脚麻了,扶我过去坐会儿!”


敢情胖得无法移动,于是我赶紧扶住他,生拉硬拽将他拖到廊檐下。他喘着气,不断揉搓僵硬的双腿,问我接岗的人何时就位。


我摇摇头告诉他:“还有一个半小时。”


他面色苍白,穿好雨衣,又走回岗哨的位置,跨立站好。


我向他行了一个军礼,转身离开。我无法揣测他的内心,但他在雨中坚守岗位的肥胖身影给我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。


我们入伍的原因各不相同,但几乎每个人在新兵连都会生出后悔当兵的念头,纵有一千万条理由,仍然不由自主的一脚踏进军营。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我相信他还是会这么选择,这本来就是一道无解的题。


我行走在雨中,雨水打在身上,看着斑驳的围墙,耳边仿佛听见呼啸而过的战斗机,脑海中浮现:机枪扫射声中,我们寻找遮蔽的战壕;硝烟弥漫的战场,战友们前仆后继;鲜血染红布满弹孔的军外套,泪水在战壕里决了堤。


我扪心自问,如果这时候部队命令我们继续坚守阵地,我会退缩吗?


我会害怕,但不会退缩。


这场雨犹如甘露不仅滋养大地,还让每天辛苦训练的新兵们暗松一口气。雨下个不停,我们的心情却十分愉快。不用每天早起跑步出操,不用每天枯燥的训练,更不用听刘黑皮没日没夜的咆哮。原来运气到了最坏的时候真的会转好。


第二天,新兵们带着小板凳,电视房集合。场站领导安排了许多教员来新兵连上政治思想教育课,这也是我军的传统项目。


指导员带着新兵同志们深入理解“三个代表重要思想”;排长们挨个讲关于“中国空军战斗史”;班长们带领我们学习“空军进行曲”和“第三十三师师歌”。


三排八班的班长名叫刘斌,一级士官,他是从成都军区司令部警卫班调过来的。人高马大,面黑如炭,脸上有被无数颗彗星撞击过的证据,有些坑,下雨的时候可以蓄水。



首页 - 冷板凳小组 的更多文章: